航拍实景!武汉封城后终于放晴,但这座城市还是空荡得让人心疼

2020年1月29日,武汉封城第7天,阳光照亮了整座城市。武汉三镇的主干道依然空空荡荡,身处其中,笔者不觉打起几个冷颤。这里是武汉东湖风景区的大门所在,每逢周末晴天,很多游客和市民会蜂拥而至,非常热闹。每当这时,这一路段都会进行交通管制,单双号限行。原本过年期间,这里还将举行东湖灯会,今年的灯会因为此次疫情也暂停开放。楚河汉街是武汉武昌区最热闹的商业步行街,平常楚河汉街的人流量就不少,一到节假日“人挤人”就成为常态,游人如织,摩肩接踵。如今这里所有商业门店全部关门歇业,尽管是个晴天,但也少有游客的身影。

楚河汉街与中北路交汇。中北路高架是武昌区重要的横轴通道,如今步行街无人,高架无车。街道口是武汉市城区一个重要的商业网点,这里商业体林立,很是繁华。这里也号称是“武昌第一堵”,每逢早晚高峰,这里常常堵得水泄不通,网友曾调侃,“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被堵在街道口,你被困在广埠屯。”然而如今,街道口却畅通无阻,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景象。而街道口高架是武昌最为立体的交通枢纽,连接武昌横纵,平日里车辆龟速行驶,排成长龙,如今车辆寥寥。

沙湖大桥是连接武昌区汉街到武汉长江隧道( 全世界个过长江隧道 )的重要通道。然而,自2020年1月25日0时起,过江隧道关闭后,这条高架也几乎没有了车辆。号称武汉沿东湖最美的沿湖路,平日里车辆如织,还有大量市民来此踏单车、散步。旁边就是武汉大学,总有大游客聚在这里拍照打卡。如今这条路也成了空路,没了往日的熙熙攘攘,只剩下树叶落下的身影。

岳家嘴立交桥武汉城区内最大的立交桥,是内环线北段和东段的重要交通转换节点。岳家嘴立交桥联通长江二桥至徐东高架至东湖大门,平时到了好天气,来东湖游玩的车辆都会排起长队。武汉封城后,这里一样车辆寥寥。武汉长江二桥,是武汉市过江最繁忙的通道,连接武昌与汉口,是武汉市区中部城市主干道路的组成部分。如今上长江二桥时,每辆车都必须停车,车上所有人员都要下车,接受体温检测。

2020年1月29日,武汉封城第7天,阳光照亮了整座城市。武汉三镇的主干道依然空空荡荡,身处其中,笔者不觉打起几个冷颤。这里是武汉东湖风景区的大门所在,每逢周末晴天,很多游客和市民会蜂拥而至,非常热闹。每当这时,这一路段都会进行交通管制,单双号限行。原本过年期间,这里还将举行东湖灯会,今年的灯会因为此次疫情也暂停开放。

楚河汉街是武汉武昌区最热闹的商业步行街,平常楚河汉街的人流量就不少,一到节假日“人挤人”就成为常态,游人如织,摩肩接踵。

如今这里所有商业门店全部关门歇业,尽管是个晴天,但也少有游客的身影。

楚河汉街与中北路交汇。中北路高架是武昌区重要的横轴通道,如今步行街无人,高架无车。( 图左边纵向为汉街。)

街道口是武汉市城区一个重要的商业网点,这里商业体林立,很是繁华。这里也号称是“武昌第一堵”,每逢早晚高峰,这里常常堵得水泄不通,网友曾调侃,“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被堵在街道口,你被困在广埠屯。”然而如今,街道口却畅通无阻,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景象。

而街道口高架是武昌最为立体的交通枢纽,连接武昌横纵,平日里车辆龟速行驶,排成长龙,如今车辆寥寥。

沙湖大桥是连接武昌区汉街到武汉长江隧道( 全世界个过长江隧道 )的重要通道。然而,自2020年1月25日0时起,过江隧道关闭后,这条高架也几乎没有了车辆。

号称武汉沿东湖最美的沿湖路,平日里车辆如织,还有大量市民来此踏单车、散步。旁边就是武汉大学,总有大游客聚在这里拍照打卡。如今这条路也成了空路,没了往日的熙熙攘攘,只剩下树叶落下的身影。

岳家嘴立交桥武汉城区内最大的立交桥,是内环线北段和东段的重要交通转换节点。

岳家嘴立交桥联通长江二桥至徐东高架至东湖大门,平时到了好天气,来东湖游玩的车辆都会排起长队。武汉封城后,这里一样车辆寥寥。

武汉长江二桥,是武汉市过江最繁忙的通道,连接武昌与汉口,是武汉市区中部城市主干道路的组成部分。

如今上长江二桥时,每辆车都必须停车,车上所有人员都要下车,接受体温检测。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