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特朗普关系日益僵硬后,马克龙“重启与俄关系”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温燕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 任重 柳玉鹏】当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作出对俄罗斯禁赛4年的决定时,莫斯科正努力寻求冲破西方的外交围堵。当地时间12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在华盛顿会见到访的俄外长拉夫罗夫,这是两人时隔两年半后的首次见面。而在当地时间9日,旨在解决乌克兰危机的俄乌德法四方会谈在巴黎举行,这是泽连斯基就任乌克兰总统以来第一次实现与俄总统普京的一对一会面,而距上一次四方会谈已过去整整3年。美欧突然对俄伸出橄榄枝其实并不意外,因“通乌门”风波与美国关系陷入尴尬的基辅,急需俄罗斯帮助平息该国东部的叛乱;而对于基本靠“抱着”俄罗斯天然气管道过冬的欧洲人来说,当然也乐于在被特朗普催促增加军费的时候,给普京总统一个拥抱。

据《华尔街日报》10日报道,在此前一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主持的“诺曼底模式”四方会谈上,俄乌领导人就缓和乌东部冲突的措施达成一致,双方同意在今年年底前实施停火和交换战俘,还同意在某些地区有限度地撤军。但谈判未能取得突破性进展。

俄罗斯《消息报》10日报道称,巴黎峰会各方经过近6个小时的协商,最终通过了一份缓和顿巴斯地区冲突的联合公报。同时,俄乌总统首次举行了一对一会谈,为缓和两国紧张关系奠定了基础。报道称,在巴黎举行的会议对整个欧洲来说至关重要。想象一下,如果没有对俄制裁,欧洲国家的经济情况会更好。德国联邦议员格特称:“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有必要完全恢复各国间的关系。现在到了决定我们大陆命运的时刻,我们必须创建一个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共同欧洲。”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9日称,普京希望西方解除对俄制裁,同时维持对乌东部分地区的控制。乌克兰想要其民众不再伤亡。法国和德国则希望欧洲的这个角落能够安宁。自从上次“诺曼底模式”四方会谈举行,时间已经过去3年,变化很大。欧洲正在产生新领导层,默克尔在国内成了“跛脚鸭”,而马克龙急于取代她在欧洲的地位。乌克兰加速向西方靠拢,新总统泽连斯基誓言结束乌东流血冲突。但因为特朗普和“通乌门”,泽连斯基的手脚也被束缚。西方还有很多别的变化。马克龙与特朗普关系日益僵硬后,他已经开始“重启与俄罗斯的关系”,包括今年8月在七国集团(G7)峰会前邀请普京到法国共度周末,甚至同意特朗普明年开G7峰会时邀请俄总统参加。另一方面,普京日益需要一些途径缓解伤害本国经济的制裁。实际上,他已经在做具体努力,比如6月欧洲理事会恢复俄罗斯的表决权。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9日称,此次四方会谈外界并没有预期出现大突破,但是乌克兰新总统的风险很大――他正在走钢丝,要对付目前心烦意乱的华盛顿,态度坚定的莫斯科,以及一个寻求与俄罗斯缓和关系的巴黎。而美国政府因受“通乌门”调查的制约,对乌克兰的影响力恐怕被削弱。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